让“互联网+公益”回到慈善初心

20163月,18岁白血病女孩黄绮雯向微信公众号“白血病公益救助会”求助,对方利用她的信息发文筹款后却将大部分善款卷走。事后调查发现,该“救助会”实为一家空壳公司。


201611月,网友曝光了一段“揭秘大凉山公益作假”的视频,两名男子快手直播平台上直播做慈善,安排凉山州某村村民站成两排,随后直播给村民发钱,直播结束后,又从村民手中把钱拿回来,以此来骗取粉丝的打赏。


201611月,媒体人罗尔给身患白血病女儿的一封信——《罗一笑,你给我站住》在朋友圈刷屏,在迅速获得数十万阅读量后,罗尔通过微信打赏获取善款超过百万元,远超治疗所需费用。不过,很快有人爆料称,这起微信募捐是一家P2P公司策划的营销事件。随后,罗尔本人的购房信息、购车信息和公司信息被网友挖出。此时,朋友圈刷屏出现反转,一些原本同情罗一笑的捐助者和转发者非常愤怒,觉得自己的善心被利用了。


综合分析

“网络+公益”的模式为中国的公益事业带来一场革命,其成本低、受众面广、效率高等特点,使得公益生态圈迸发出巨大创造力。首先,公益践行方式多元化。做公益不再只是塞钱进捐款箱,捐步、捐声音、捐字节等多元化、轻量化的创新公益践行方式不断涌现,只要你有创意、有梦想,就能通过各种方式向这个世界来传递善念,并真正带来改变。其次,施惠者和受助者之间形成更为直接的联系平台。遭遇疾病与灾祸的个人,不再只是束手无策或向机构寻求帮助,随时可以通过社交网络及互联网公益平台获取公益资源,每个个体都能撬动一群人的力量,每个人都是这张立体化网络的节点,既是施惠者,又是受助者。第三,公益行业和机构的公益项目品质将得到极大提升。用互联网思维去做公益,每个人都像是富有创造力的产品经理,精心开发打磨,创新运营方式,思考受众喜好,斟酌用户体验。最后,公益的杠杆效应得到最大程度的发挥。新型的公益产品体系中,每一次信息的发布都是一次募捐,通过朋友圈、微博等渠道,爱心在人群的互动关系链中滚雪球一样倍增,使得公益信息的传递呈现出一生二、二生四、四生八的次方效应。


不过,目前我国公益组织对互联网的使用、公益项目与互联网的结合还处于起步阶段。捐赠人信息泄露、捐赠人财产被窃、网络诈捐纠纷等问题屡屡出现,既透支了社会的诚信,也降低了人与人的信任,更让热衷公益的爱心人士对网络公益产生不信任,从而堵住了真正需要帮助的人的出口。究其原因,立法不健全、发起人主体资格模糊、事件真实性难以辨别、善款使用和管理不透明、网民素质的良莠不齐、网络监管的不到位等问题给不法分子可趁之机,增加“互联网+公益”的风险性。


因此,“互联网+公益”作为一种新生有益事物,既需要政府以包容的心态给予它一定的发展空间,同时也需要从立法、行政等多个角度加强对网络募捐的规范,使之趋利避害,真正为民行善。“互联网+公益”升级转型的时机已到,不断完善互联网安全技术,开发更透明、诚信的互联网公益平台将是任重而道远的事情,莫忘初心,方得始终。